如松:如何尋找未來的重大機會

作者: 2017-07-14 16:39:09

   尋找機會是每個人一生最重要的課題之一。

  任何機會,都首先在于自己的判斷,而判斷在于客觀地分析(不帶主觀)一系列信息。本人一貫主張,要有辯證法和方法論的觀點,同時以豐富的知識作為基礎。即便某些時候發生了錯誤,找到錯誤的原因之后,也要堅持這樣的道路。

  依靠小道消息和猜測,都不是正確的辦法。

  未來,新科技自然是主要的方向之一。但我并不承認互聯網是新科技,首先,它是上世紀六十年代的技術,它不新;其次,互聯網雖然可以提高社會生活的效率,但它并不能創造財富,它只是一個工具而已,將這個工具用好了,可以促進生產的發展,這毫無疑問。但是,如果是JIQUAN社會,互聯網可以迅速地實現財富的轉移,也可以稱呼為財富掠奪,現在在某些國家起到的主要就是這個作用。也所以,本人注重這一工具的觀察與應用,但是,從不提什么P2P、余額寶等等(也有很多相關公司欲在這個網址廣告,與本人的理念不符)。沒有實體經濟和服務行業的發展,僅僅使用互聯網實現財富的轉移,只能讓一個社會越來越貧窮(大家都去熱衷于財富轉移),貧富差距惡化,最終形成混亂的社會。

  另外一個無人關注的問題是;有些社會不具備新經濟的持續發展基礎。任何新經濟,都是一種創造性的破壞,必然改變社會的生態環境。一旦一個社會不具備社會管理體系緊跟新技術而進步的能力,最終這個社會就會扼殺這種新科技。比如:智能機器人普遍應用,必定造成大量的流水線工人下崗,無人超市快速發展,很多人(店員)就會喪失收入的來源。此時,大量的財富就會集中于少數人手中,貧富差距快速惡化。一個健康的社會,此時就會改變自己的征稅系統(美國已經提出對機器人征稅),然后使用財政轉移的手段,補助窮人,實現社會的穩定,也就建立了新技術健康發展的社會基礎。可是,這些新技術都可以獲得暴利,在JIQUAN社會,這些相關企業就會掌握在權貴手中,他們為了既得利益,會阻礙對這些企業征收更高的稅賦,也會阻礙建立更健康的財政轉移支付制度。如此一來,當太多的人失業以后,社會就會動亂,一個動亂的社會最終會摧毀所有新技術不斷運用和發展的基礎。

  所以,新技術只能在特定的社會體系才能得到發展,這種社會具有跟隨技術進步改進社會治理體系的能力!

  智能機器人、三D打印、無人駕駛、互聯網的內容創作(知識創新和流轉)等,都很有前途,但基于范圍太廣泛,也不是這個地方可以討論的。

  回到資本市場,今天,資本市場最主要的大局是什么?

  核心是動亂與戰爭!

  大多數人都在忽視中東的動亂,忽視了動亂的外溢效應。

  英國脫歐公投前,本人明確說最終會脫,很多人不理解。英國脫歐的動力是什么?主要的一點就是極端勢力不斷地在歐洲制造各種暴力事件,影響社會的穩定。當英國脫歐公投之后,英鎊巨幅下挫,此后,本人在不同的場合都在說,看好英鎊的未來。可媒體在說,英國脫歐之后,貿易上會遭受多少損失,各國央行總部移出會帶來多少資本損失,甚至倫敦的金融中心地位不保,等等。但是,脫歐恐慌之后,這些因素注定都在英鎊匯率上反應了出來。但是,英國真的脫歐之后,會帶來什么好處?(有壞處必有好處)第一,減少極端勢力的威脅,社會會更加穩定,這是經濟發展和英鎊穩定的根基;其二,倫敦金融中心的地位會不斷強化。緣于金融機構和交易中心都不希望自己駐扎在動亂之地,隨著歐洲大陸不斷遭遇極端勢力的威脅,穩定的英國會讓倫敦金融中心的地位會強化;第三,歐洲大陸不斷遭遇極端勢力的威脅,一些生產服務型企業就會逐漸減少投資甚至外遷,穩定的英倫三島將是一個去處,這是英鎊價值的支撐。等等。

  中東的動亂一樣會向東外溢,而某些國家的做法會加劇南亞中亞的動蕩。代路建設必須以強大的硬實力(軍事)和軟實力(普屎價值和宗教)護航,如果沒有,就會引起該地區部分國家的恐慌,地緣政治軍事矛盾加劇。這也會加劇了中東動蕩的外溢。印度這兩年在持續備戰,是必然的,最新的印巴局勢也是結果。而新興大國西部的局勢,自然也和極端勢力有關。等等。

  中東的動蕩,不斷煽動著它的東西(歐洲亞洲)兩翼,一個自然而然的結局是資本不斷外流。其實,下面的圖形,不僅代表了香江、新興大國的資本流向,也代表了亞洲大陸、歐洲大陸很多國家的資本流向:


  這些在動蕩威脅下的、位于亞歐的全球資本,今天可以流入的地方已經屈指可數,考慮到社會治理水平、社會穩定性、經濟基礎、勞動力素質、科技發展等等條件,只有美加澳新和南美的少數國家可供選擇,這些產業資本不可能長期趴在銀行,會在這些國家持續從事生產活動,最終帶動經濟發展。而資本流入和經濟發展,就是一國貨幣走強的根本動力。

  雖然大宗商品價格下跌和美元走強,讓加澳新等貨幣經歷了一段時間的貶值,但是,這些國家都是非常自由的社會(和JIQUAN社會不同),企業和個人是經濟活動的主體,它們會根據市場的變化快速調整自己的經營行為,最終帶來經濟的恢復。至于何時是恢復的時間節點,要注意觀察微觀因素。加元最近的走強已經是一個生動的例子,前文已經說過,不再重復。


  加拿大因為人少地廣,社會治理完善,科技具有一定的水平,一定是未來的潛力國家之一。現在,要更加注意的是新西蘭、澳洲和智利,一旦經濟的微觀數據開始好轉,本幣就會快速轉勢。而亞歐國家官至資本流動只能起到短期的效果。

  要注意的是,現在可供資本流入的國家并不多,如果該國貨幣的盤子不大,轉強的走勢就會很迅猛。

  英鎊和加元最近的走強,即是微觀因素好轉帶來的,這有數據可說明,更是當今的世界格局劇烈變遷所要求的。我們分析任何事情,都需要放大自己的格局,在全球的大局勢之下來分析。

  今年年初,一位朋友和我說(它當時就在多倫多):在加拿大多倫多地區買房的,可不僅僅是天朝人,還有很多中東人和歐洲人,國人認為多倫多的房價是中國人推動的,這種觀點太偏頗!這就是全球資本流動的主要方向之一,嚴格地說,是亞歐大陸持續動蕩的的反應,這種動蕩還會持續很多年!(當然,隨著加國加息,房價不樂觀,所以,絕不是號召大家去買房)

  本篇文章的唯一目的是希望所有人(包括我自己)用辯證法和方法論、站在大的格局下思考問題。

快乐十分玩法